www.4008.com

欢迎来到“网上第二妇联”! 今天是
专家谈猥亵女童案:受害者“指控”可作为定罪证据
来源:广东女性E家园 日期:2013-12-23 08:54:00
复制地址 | 打印 | 收藏 | 字体: | 进入论坛讨论

  资深法官表示,受害幼女的证言可信度更高,如形成证据链,就算被告否认依然可作有罪判决

  海珠区某幼儿园年过六旬的保安猥亵3岁女童一案,日前因法院一审判定因证据不足,判决被告人无罪而在城内引发关注。

  此案让不少家长担忧,在猥亵幼童的案件中,不少情况下只有年幼的被害人与被告人的言辞证据,一旦被告人矢口否认,仅凭年幼的被害人“一面之词”能否将嫌犯绳之以法?

  就此,记者请教了广州市十佳法官之一,广州中院刑一庭法院资深刑事法官彭亮,以及区法院部分刑庭法官。彭亮法官向记者表示,按照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没有被告人的供述,但其他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同时,在猥亵女童案件中,受害儿的证言可信度更高。从2003年以来,该院共受理了40多件此类案件,目前尚未有无罪判决。

  1、六旬保安被判无罪遭抗诉

  柯柯是一名3岁的女童。法院经查明,2012年10月23日、24日两天晚上,母亲在给柯柯洗澡时,均听到柯柯说“下面疼”。柯柯说是被幼儿园门口的叔叔用尖尖的东西弄了阴部。父母遂怀疑女儿在幼儿园遭性侵。

  10月26日早,柯柯的父母、舅舅等多人前往涉事幼儿园了解情况,后与幼儿园工作人员发生冲突。其间,柯柯的家人将幼儿园年逾六旬的门卫银某全头部打成轻微伤。

  后经法医鉴定,柯柯“体表未见明显损伤,处女膜完整”。

  今年1月,银某全被控猥亵儿童罪。在此前的侦查阶段,银某全承认存在猥亵女童的行为,他称是在从家长手中接到孩子,将孩子带往课室过程中,途经厕所时快速用手伸进女童裤子里实施了猥亵。但在首次开庭时,银某全全盘否认控罪,称之前承认是受逼的。此后数月间,该案历经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六次开庭审理。

  法院:整个过程无法在1分钟内完成

  法院经审理查明,该案证据主要有被害人柯柯的陈述、被告人银某全的供述、监控视频以及柯柯家人的一些证言。

  银某全自称不认识柯柯,案发当天也没接触过柯柯。但根据监控视频及柯柯家人的陈述,当天银某全的确是从柯柯父亲的手中接过柯柯,牵着她的手将其送往小小二班课室,因此银某全的这部分供述存在不实。但这是否意味着银某全便存在猥亵行为呢?法院认为尚存在一些矛盾和疑点不能合理排除。

  最关键的是,柯柯陈述的作案时间并不确定。据柯柯陈述,案发地点在幼儿园后门的儿童游玩设备处,而根据幼儿园监控录像显示,银某全牵着柯柯走向小小二班至再次返回值班岗位的时间约为1分钟,结合上述各处方位、距离及其牵着柯柯行走的速度等情况综合分析,整个过程无法在1分钟内完成,因此若采信柯柯的陈述,银某全并不具备作案的条件。

  另外,案发现场监控未能完整记录银某全的行动轨迹,不能直接证实指控的犯罪事实;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害人阴部红肿就是银某全猥亵所致的唯一结论等。

  最终,法院故判定银某全无罪。记者获悉,检察机关已就该案提出抗诉,该案即将进入二审阶段。

  2、4岁幼女陈述“锁定”猥亵

  同样是只有年幼被害人的陈述,而被告人矢口否认,但在以下这个案例中,法官依据证据链严格地将嫌犯“锁定”。

  案件发生在7年前。时年36岁的齐某在天河区黄村经营一超市,被害人小花时年4岁多,其父母也在附近经商。8月某日下午2时,齐某将在超市门口玩耍的小花抱进超市并放在米袋上,脱去其内裤,猥亵其阴部致其受伤,又将生殖器官伸到其嘴边。下午回家后,小花感觉小便处疼,随即告知父母。报警后齐某被抓获。小花被鉴定为小阴唇内侧轻度潮红且擦伤等,符合受钝性暴力作用所致,不构成轻微伤。

  齐某矢口否认控罪。其表示当天下午,小花从水泥柱上摔下来,可能是因此摔伤了阴部,自己随后将其带到超市,但并未猥亵。

  除了小花和齐某的直接供述外,该案并无其他直接证据,也无相关监控视频。另外,本案还有一名目击证人,时年6岁的小江,当时看到齐某将小花带进超市,但是否猥亵没看到。

  法院:6岁小证人证明大叔有作案条件

  对此,法院经审理认为,小花在公安机关所作的两次陈述的主要内容一致,与本案的其他证据也基本上能吻合。小花在案发时仅是一名4岁多的幼儿,如非亲身经历,不可能说出被齐某用手摸阴部,把生殖器官凑到嘴边的事情,其陈述中存在着不完全一致的地方,符合该年龄阶段幼儿的认知能力。

  另外,根据现场的环境,结合案发后公安机关第二天所拍摄的现场照片,被害人小花陈述的被猥亵的地点,是在超市的最里面,前面有货架阻挡,右面的拉闸门是关闭的,该地点光线昏暗,证人小江证实当时只有齐某、小花及其本人三人,齐某完全具备了作案的条件。综上,法院遂作出齐某有罪的判决。

  3、幼女疑被性侵但无证擒凶

  小怡(化名)是白云区某幼儿园小二班学生,年仅5岁。2012年3月31日下午,小怡被家长从幼儿园接回家后,被发现阴道受伤,家长遂怀疑其被幼儿园教师猥亵。家长到幼儿园交涉,但后者矢口否认,报警后,小怡被医院诊断为会阴小阴唇损伤。后警方也作出法医鉴定,小怡的损伤符合钝性外力所致。

  其后,小怡因情绪不正常,经常哭闹,不愿上幼儿园,后到心理医院门诊治疗,诊断为心因性反应。然而,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无证据证实幼儿园的教师猥亵小怡。

  小怡的父母多次到教育部门反映情况,均未能得到解决,遂提起民事诉讼,向幼儿园索赔医疗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30余万元等。但涉案幼儿园则坚持否认园内发生猥亵幼女行为。

  法院:幼儿园应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考虑到幼儿园案件具有其特殊性,受害人对事情经过不可能完全陈述清楚,亦不可能知道保存证据。事后,小怡的家长提供了回家路上的监控视频,以证明当天小怡从幼儿园回来后,即呆在家中,并未去过其他地方。

  经办法官分析了当事人陈述、书证及视听资料等证据后,认为证据之间能相互印证,已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运用证据的盖然性推定小怡在幼儿园期间受伤。根据《侵权责任法》规定,在幼儿园不能举证证实没有过错的情况下,推定幼儿园对小怡的损害存在过错,并应承担赔偿责任,遂判定其赔偿医疗费、精神抚慰金等4.1万余元。

  (文中被害幼女均为化名)

  法官说,孩子能够指认嫌疑人、记清犯罪地点、案发时间、准确描述被触摸的部位对定罪很重要

  幼女因为认知、表达能力有限,其证明能力受一定限制,如没有直接视频等证据,大多数情况下,被告人的供述似乎成为唯一直接证据,如果其矢口否认,岂不是很难定罪

  幼女被猥亵难定罪?就此,新快报记者采访了广州中院刑一庭法院资深刑事法官彭亮以及某基层法院刑庭黄法官,他们详细说明此类案件审理和证据采信过程。

  1、孩子的“指控”可作为定罪证据

  新快报:在猥亵幼女的案件中,最重要的证据有哪些?

  彭亮法官:视频监控、目击证人等能够直接证明犯罪过程的证据是最重要的,法医学鉴定、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是其次重要的。一般而言,有了上述三种证据,能够证明案件事实过程,而且能够互相印证,形成完整证据链,就可以定罪,并不一定需要被告人认罪。新快报:如果没有最直接的视频监控和目击证人等证据,被告人又否认控罪呢?

  彭亮法官:大家要准确理解未成年人证言的效力问题。根据《刑事诉讼法》及最高法院的相关规定均明确,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不能作为证人。

  而年幼者作为被害人来说,又有不同。只要没有证据证明其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其陈述便应作为证据来对待。而且,从另一个角度看,作为儿童而言,正因为其天真无邪,尽管对细节描述可能不准确,但其陈述或证言不掺杂功利因素,往往更加可信。

  2、孩子陈述要能和其他证据“对上号”

  新快报:海珠区法院最近判的这个无罪案件,是否因为年幼被害人的证言效力问题?

  彭亮法官:这件案件是依照法定程序和证据规则进行的,作为非经办法官,我不作具体评价。

  黄法官:那个无罪案件中,最大的不同之一就是被告方提出了合理怀疑,就是作案地点在时间上不可能,而控方的证据不能说明这一点。

  从审判实践来看,不少猥亵儿童案件中,除了双方当事人的证言和监控视频外,更多的是被害人父母报案时第一时间的陈述。即便没有其他直接证据或监控录像,如果有间接证据能够与被害人的陈述互相印证,而且没有相反的证据出现,也是足以认定的。比如,我办过一个类似的案例,只有被害人父母的陈述,加上医生的证言,就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被告人没有提出相反的合理说明,所以法院是可以认定的。

  新快报:对于被害人的证言,法院评判标准有哪些?

  黄法官:采纳时,法官会考虑的因素包括:年龄、智力发育程度、所做证言的时间、所做证言的稳定性。一般来说,没有严格的标准,法官根据社会经验进行判断。在类似的案件中,不会直接让被害人出庭,但法官都会在庭前直接对被害人进行询问,向其本人了解,并印证其是否理解自己所说的话,以及陈述是否稳定一致等。一般来说,现在3-5岁的孩子已能基本掌握语言了,正常智力水平的话,也是能把自己遭遇的事情叙述清楚。因此,基本在这个年龄段的证言,能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且没有矛盾的话,是可以全部采信的。至于5岁以上的,则其采信程度会更高,当然相应对其陈述一致性的要求也会更高。至于3岁以下的孩子,法官在采纳其证言时,会慎重考虑。

  新快报:在猥亵儿童案件中,对被害人陈述的证据要求要低一点?

  黄法官:考虑到被害人确实年幼,在细节描述的准确性等方面,不像普通人一样,所以会适当放低对其证言的要求标准。

  3、猥亵民事责任证明标准相比刑事标准要低

  新快报:大家在案例3看到,年幼的被害人找不到侵害人,或如案例1中被告人被判无罪释放,那么哪些部门应该承担相应责任?

  彭亮法官:如果无法确定刑事责任,而儿童又确实受到了伤害,那么对于儿童负有监管、保护义务的一方就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比如幼儿园、学校、培训机构等等。

  另外,大家要强调的是,即便是找到了侵害人承担刑事责任,幼儿园等部门仍然有不可免除的民事责任,两者并不冲突。

  新快报:案例3中,法院最后根据证据的高度盖然性进行判定,认为幼儿园需要承担赔偿责任。那为何在海珠区的这例案件中,法院也认为被告人有作案嫌疑,却不能适用高度盖然性?

  黄法官:证据的高度盖然性是在民事案件中适用较多的一个原则,简而言之就是双方证据优劣势的对比,谁的优势证据多谁就获支撑的机会大。案例3中法院也说明得非常明白了,家长提供了孩子当天回家路上的视频监控,证明孩子所受的侵害不是来自路途,对此,幼儿园也没能证明自己无过错。

  但是必须注意的是,案例1是一个刑事案件,其定罪必须是排除一切合理怀疑。

  4、摸手摸脚也可能构成猥亵

  新快报:实践中对于猥亵的程度有没有要求?

  黄法官:虽然大家对于猥亵儿童罪的认定要求严格,要求唯一和排他,但对于猥亵程度要求并不高。实践中,不少孩子被猥亵后,法医鉴定连轻微伤都不构成,但从伤处直接证明其被猥亵的可能性并不大。但大家会根据被害人的陈述及其他证据来综合判定。大家认定的是,只要存在猥亵行为,就要承担责任。

  我办过一个案子,一名年长男性多次带女性小学生到其出租屋看黄色影片,并摸手摸脚,但其和被害女孩都否认有摸胸部或其他部位。如偶尔摸手摸脚,不宜认定为猥亵。但在这个案件中,被告人是将女孩带到僻静外、经常性地发生、语言挑逗、给其观看淫秽图片、视频、摸手摸脚等,其行为已构成猥亵了。

  新快报:对于猥亵儿童罪大家有没有判无罪的案例?

  彭亮法官:据我了解,从2003年以来,大家(广州市中院)共受理类似案件40多件,目前还没有一件无罪判决。

  法官建议

  总结近年来发生的多起猥亵儿童案件,黄法官建议尽量不要让孩子单独出行或活动;即便对熟人也不要掉以轻心,要教育孩子背心短裤下的身体部分不能让外人触碰。

  

  另外,彭亮根据办案经验,建议孩子在遭受侵犯时,最好能说清楚以下要点,能提高其证言被采纳的机会。

  “未成年人如果能够准确指认嫌疑人、记清犯罪地点、案发时间、准确地描述被触摸的部位、被触摸的方法以及嫌疑人当时是如何引诱的情节,都是比较重要的。”不过,彭亮强调,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在被别人‘欺负’后,要第一时间告诉爸爸妈妈、老师或者可以信任的人。”

  在案例2中,被害人小花一回家就告诉了父亲,家人当晚就报了警,这样被害人的直接陈述和父母的陈述就相互印证起来了。

  “必须要强调一点,受害人所做证言离案发时间越短,可信度越高。”彭亮说。

www.4008.com

www.4008.com-官网入口 :广东省妇女联合会

粤ICP备13004965号-1  制作维护: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企业

地址:广州市中山一路梅花村3号大院 邮编:510080 电话:020-87776138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